伊隆・马斯克回应电动车还不是靠火力发电:超级充电站将装太阳能

  • 阅读(218)
  • 点赞(666)
  • 收藏(634)
  • 日期(2020-06-17)
伊隆・马斯克回应电动车还不是靠火力发电:超级充电站将装太阳能
REUTERS/Rebecca Cook

特斯拉超级充电站的充电体验是难以挑剔的,120kW 的输出功率可以在 40 分钟内将一辆 Model S 90 从 0 充到 80%。如果说有什幺值得诟病的地方的话,在目前依旧以火力发电为主的台湾,特斯拉将污染从汽车转移到发电厂的说法一直不绝于耳。然而特斯拉超级充电站新政策的推出,可能让车主再也用不到火力发电产生的电了。

6/9 有位网友在 Twitter 上 @特斯拉 CEO Elon Musk:「呵呵,在特斯拉超级充电站身上我看到了火力发电厂的影子,所有你玩的这些概念游戏背后都是由煤炭燃烧驱动的。」

Musk 旋即回覆称:「所有的超级充电站都在进行太阳能屋顶 + 能源墙的改造,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所有的超级充电站都将断开与国家电网的的连接。」

伊隆・马斯克回应电动车还不是靠火力发电:超级充电站将装太阳能

利用太阳能发电、然后将电储存在充电站,让前来充电的特斯拉车主体验真正的 乾净能源,这是特斯拉自 2012 年底发表超级充电站时就提出的蓝图。但彼时特斯拉尚未收购太阳能企业 Soalrcity,太阳能电池板的发电效率和成本都没有达到大规模部署的临界点,这成为蓝图迟迟没有落地的根本原因。最终的结果是,前期超过 800 个超级 充电站中只有 6 个铺设了太阳能屋顶。

去年 11 月,特斯拉完成了对 Solarcity 的收购,收购的完成使得两家企业的沟通成本大大降低。更重要的是,特斯拉相继发表了新款企业级储能系统 Powerpack 和能源效率得到改进的太阳能屋顶,换句话说,实现当年太阳能驱动超级充电站蓝图的时机开始成熟。

发表太阳能屋顶后不久 Musk 就曾表示,在阳光明媚的地区,新的太阳能屋顶加上新 Powerpack 可以为超级充电站提供电力供应,尤其是全年无雪的地区,将超级充电站接入国家电网是完全不必要的。

但注意上面的回应,Musk 的话变成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所有」的超级充电站都将断开与国家电网的连接。这是否意味着特斯拉太阳能电池板的能源效率得到了突破?

为了迎接 Model 3 的到来,特斯拉今年 4 月发表了新的超级充电站扩建计划。去年 Model 3 的发表会上,特斯拉宣布到 2017 年全球各地的超级 充电站总数能够达到 7000 个,或许是考虑到 Model 3 不断高涨的市场需求,4 月公布的新计划将这一指标修正为 10000 个。

真正的资讯量蕴含在官方公告的渲染图中,从图中可以看到,特斯拉第一次将商店和超级充电站建在一起,同时充电口前所未有的达到了 80 个左右,作为对比,目前全球最大的特斯拉超级充电站仅有 20 个充电站。此外,接近一半的充电站上方都铺设了太阳能电池板,这可能是特斯拉新建超级充电站的参考设计方案。

伊隆・马斯克回应电动车还不是靠火力发电:超级充电站将装太阳能

在台湾超级充电站布点发展部分,依然会维持去年透露率先完成北高长距离布点,未来将持续往台中、台南及高雄布点,预计今年上半年将完成 50 座超级充电站建置,但短时间内应该会先以在台北地区增加充电站为主。除了让车主透过随车附赠家用充电座在家充电,Tesla 未来也将扩展于卖场、饭店等特定地点的充电站位置,估计今年上半年内将可完成建置 200 座此类充电站,配合更多超级充电站让 Tesla 车主能更方便地为车辆充电。

接着来聊聊那位网友提到的问题,如果超级充电站的电力来源是火力发电厂,购买电动汽车有什幺意义?怎幺反驳电动汽车「污染转移论」?

从两个角度说明问题,第一,不是所有国家都是以火力发电为主的,例如美国加州的太阳能发电、北部的风力发电已经大规模应用;与此同时,所有的燃油车都会有尾气排放,这是一定的。

第二,具体到中国这样以火力发电为主的国家呢?来看看 Musk 的回应:

「把同类化石燃料,比如天然气,把它输送到发电厂发电,会有 60% 的综合燃烧效率,但如果放在加天然气的内燃机中,目前为止最高的综合燃烧效率只有 20%。即使考虑到传输过程中电量的损耗,电动汽车加发电厂的方案对内燃机直接燃烧也有着明显的优势,这还没有考虑汽油、柴油、天然气从石油中提炼过程中所消耗的能源。另外,风电水电太阳能发电这些可持续能源发电方式对能源的利用率一直在显着提升,换句话说,他们在总发电量中所佔的比重会越来越大,而内燃机燃烧效率的提升,在很多年前就遇到了瓶颈。」

来自中国厦门政府官网的一则名为《纯电动汽车与普通汽车的能源转换效率对比》的公告与 Musk 所说的具体指标有出入,但同样证实了「电动车更环保」的观点:

「传统内燃机汽车效率为 38%,又因为汽车在市内行驶中频繁的停车、低速行驶等,造成内燃机空转或处在低效率区,其最终效率不过 12%。纯电动汽车停车时无机器空转,95% 以上的电池能量可转为汽车的动力,即使考虑到原油的发电效率、送配电效率、电池充放电效率,其最终效率也可达到 19%。」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又是储能系统又是电动汽车,废旧电池也很污染环境的,这是特斯拉的原罪!然而——

4 月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特斯拉共同创办人兼 CTO JB Straubel 和特斯拉特别专案负责人 Andrew Stevenson 发起成立了新公司 Redwood Materials,用于布局电池及其他材料的回收和再製造。

JB Straubel 在先前的演讲中透露,特斯拉会在超级电池工厂中尽可能 100% 的回收电池原材料。这不同于业内将尚未报废的旧电池应用于储能系统或是对能源效率要求较低的情况进行二次利用的做法。Straubel 对此嗤之以鼻:「对电池的二次利用既不具备紧急效益,也没有很好的利用价值。」

成立了新公司 Redwood Materials 以布局电池材料回收与再利用领域后,特斯拉也就完成了动力电池从製造、销售,到回收再製造的产业闭环。

最后,对 Musk 和厦门市政府都不信的同学,建议特斯拉电动车、太阳能屋顶和家庭储能系统能源墙一起买,一劳永逸的解决污染源问题,也不枉特斯拉在全球的超级充电站亲自上阵示範。